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201942l1.xyz最新地址发布站『www.201942l1.xyz』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逆流】



                逆流
           第1集—办公室里的老妖婆
  引言:俗话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但我是好人中的好人——也就是老实人!
——语出《北商504寝室通史》第六卷——侯海明情书选
  事情要从1999年说起,那时候江流23岁,刚从北商毕业,在北京的一
家叫兴胜的公司上班。
  文凭差、专业冷,还好有个后台——副经理王旭。王旭是江流同校的学长。
在校的时候俩人关系不错,没少在一块踢球喝酒。但是因为公司内斗的很厉害,
为了不落人口实,王旭也不好给江流大开方便之门。
  这天是星期五,天气很好,是一个适合泡妞、喝酒、打麻将等一切休闲活动
的日子。将下班的时候,江流正对着色情网站流口水,这时候,王旭一个电话把
他叫进了副经理办公室。
  两个副经理共用的若大办公室里只有王旭一个人,另一个副经理冷亚东前天
出差去了山东。
  “师兄,找我什么事?”江流关上门,大大咧咧的在王旭办公桌对面的椅子
上坐了下来。
  王旭从一大堆文件中抬起头,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对他笑道:“上次小郭
他们去湖北出差带回来的,尝尝。”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精美的盒子扔给江
流。
  “谢师兄赏!”江流嬉皮笑脸的道,“不过,师兄您不是专门为了给我这盒
茶叶吧?”
  “嗯,哥们儿,你算猜着了。你小子就这点好,机灵,识相,而且脑子活络,
有胆有识…”王旭合上手中的文件夹,捧着杯子吹了吹上面飘浮的茶叶道。
  “打住,打住,哥哥您别夸我了,再夸我就害羞了,说吧,什么事儿!没事
儿我可走了,要不然老妖婆找不着我又得挨训。”江流嘴里说着可身子却没动,
反而换个舒服的姿式斜瘫在椅子上,垂着眼睑,盯着玻璃杯,看那里边的茶叶浮
浮沉沉。
  老妖婆是江流给总监宋佳取的绰号,宋佳今年不到二十六岁,相貌倒是没得
说,但是人冷冰冰的又严格。于是大大咧咧的江流没少吃瘪,一来二去的,就给
她取了这么一个绰号。
  有时江流会不无恶意的想,也许是性生活不和谐,导致宋佳更年期提前到来
了吧。
  “嗯,好吧,看你丫表现一直都还不错,给你小子派一肥活儿。”王旭看着
江流的样子忍不住笑道。
  江流不由得一怔:“什么肥活儿?您不是逗我呢吧?”
  “是这样的,公司与浙江的一家企业谈了一份业务,这次是个大活儿,所以
决定派人过去谈,考察厂家的情况,怎么样?想不想去?”
  “不想去我不成傻子了?”江流一下从椅子上蹿起来。出差就相当于变相的
旅游啊。尤其是考察生产厂家,吃的好,住的好,谈成了的话,既出工作业绩,
还有大把的回扣拿。
  王旭笑眯眯的看着手舞足蹈的江流道:“哎,你丫先坐下听我说。”
  “你说你说。”江流坐了下来,越看王旭越可爱,恨不得拉过来亲他两口。
  “别高兴的太早,这次你主要的任务是学习如何跟下边供货厂子的人打交道,
主要负责的另有其人。”王旭点了根烟,又扔给江流一根道。
  “噢…”江流的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不过想想也不错,王旭既然说是个大活
儿,那自己这点资历必然是没什么主导的戏。
  不过虽然没什么油水可捞,但是有第一回就有第二回,以后自己把门路和套
路都摸清了,那发财的机会还不一样是大大地?何况,终于不必每天对着老妖婆
宋佳那张冷冰冰的脸,想到这江流又高兴起来。
  点着了烟江流问道:“公司打算让我和谁一起去?”
  王旭看了看他,脸上露出一股奇怪的表情道:“你猜。”
  江流看着王旭脸上的表情,不知为何觉得脊背一阵发冷。小声问道:“不会
是老妖婆吧?”
  “恭喜你,答对了,奖励车票两张!回去准备吧!”
  “靠!!!”副经理办公室传来江流的一阵惨叫…
  宋佳冷着脸来到策划部的办公室,站在扫了一眼几个员工,皱了皱眉问道:
“江流呢?哪去了?”
  “宋总…江流他,刚才被王总叫到办公室去了。”戴眼镜的陈冬平抬起头来
小心的答道。心里暗想,哥们儿,快回来吧,要不然你又惨了…
  宋佳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自顾来到角落里江流的办公桌前。宋佳很讨厌江
流,每次看到江流的那一脸满不在乎的神情,以及嘴角的那抹仿佛嘲弄的笑,就
从心底感觉不舒服。
  这次出差不知道公司搞什么鬼,居然让他和自己一起去。想必是王旭己经等
得不耐烦了,准备着手提拔自己的势力了吧。想到这,宋佳心里感觉有些累,于
是拉出椅子在江流的办公桌前坐下,出神的看着电脑显示器的屏保,心里却一阵
烦乱。
  兴胜公司是正兴集团下属的一家分公司,总经理周成伟就快退休了,现在纯
粹是个混事儿加和稀泥的主儿,下边两个副经理冷亚东和王旭,两个人都盯着总
经理的位置斗的不可开交。
  冷亚东今年四十六岁,算是公司的元老,虽然爱端点架子拿搪,但工作上还
是很有能力的,多年的工作也让他的关系网拉的很广,与总公司很多旧人关系不
错。
  王旭正是风华正茂,而且头脑灵活,能力出众,能决善断。虽然资格没有冷
亚东老,但是据说很得集团几位年轻的经理、董事们的称赞。这两个副经理之间
的争斗,其实就只是公司的内部少壮派与老势力的碰撞的一部分战场而己。
  凭心而论,宋佳支持王旭的,虽然自己从不参与公司的争斗,无论是为公司
还是从自身考虑,那群暮气沉沉的老东西也确实该退位让贤了。
  宋佳的父亲在政府部门算个领导,家里有个哥哥宋健,大学毕业就被老爷子
扶上马又送出一程,也算是仕途坦荡。而宋佳的公公罗伟良是正兴集团的几个大
老之一,手里握着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她和丈夫罗立德的结合算是中国典型
的官商勾结。
  罗老头子知道儿子没啥出息,不过还好的个女儿罗娜给他不少希望。罗娜正
在英国读MBA,老头子准备她毕业后就让她进公司接替自己。
  罗老头心计深沉,老谋深算。罗立德凭着家里的资源与关系,弄了个广告公
司,实际上却是罗老头在操控,百分之八十的业务都是正兴集团的。罗立德每天
的生活就是揣着银行卡开车四处花天酒地。
  宋佳看得很开,只要没带女人回来,他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本来两人
也没什么感情,结婚半年后就分房睡了。可笑罗老头子还在问什么时候能抱孙子。
有时宋佳会不由得庆幸,幸好罗立德他妈前几年死了,否则还要面对一个婆婆。
  想想这个家,唯一能与宋佳合拍的也就是那个聪明漂亮的小姑罗娜了,可是
还远在英国。宋佳的手无意识的碰了一下鼠标,屏保退去,一个尚未编辑完成的
文档显示出来。宋佳扫了一眼,马上就被吸引住了。
  春天,漫步在河边,看桃花水夹着残冰翻滚,呼吸着泥土中生长的芬芳。
  偶尔发现一点点的嫩绿便欣喜万分,看着漫山遍野的杏花开放,感觉温柔的
风拂过脸庞,破晓前的薄雾中淡淡的寒意却蕴涵着无限的生机。
  夏天,睛朗的夜里,躺在屋顶数星星,耳畔是各种夜鸟的鸣叫与风吹过木叶
的呢喃声,仿佛情人间的私语,年少的我,此时心中总会有一种空明和怅然若失
的感觉。
  秋天,傍晚看着天高云淡,遍野金黄与火红,天空云卷云舒,北雁南飞,站
在山顶看天地飘渺四野含香。站在树下仰望,伸手就是累累的硕果,踩着单车漫
无目的的向前行,向着地平线一直走,向日落的地方一直走,不会疲倦,就想一
直的走下去。
  我记得有一年雪下的特别的大,柳枝都带着一点淡淡的绿了,但是天空大团
大团的雪花纷纷扬扬又稀稀疏疏的飘落。天地间一片沙沙的落雪声,沾着地面却
又融化的无影无踪。
  我想问,谁言雪落静无声?那场大雪,对我来说就像晨钟暮鼓一样,让我一
刹那间明悟了许多许多的东西。我毅然的推开门走出去,去寻找那纯净的温暖,
去实现那不容于世界,不与秽土苟合的纯洁…
  此刻,宋佳的心不由得震憾了,仿佛眼前展开了一副绝美的四季风景。这是
江流写的吗?这真是那个吊儿郎当成天大大咧咧的江流写的?
  下边是QQ的聊天对话框,宋佳饶有兴趣的打开,想看看江流在和谁聊天,
聊了些什么。
  寒江雪:哥哥,你还好吗?(看来是个小姑娘,宋佳暗道。)
  天下第一帅:还好,就是工作比较忙。真是厚脸皮,居然取了这么一个张狂
的名字。)
  寒江雪:工作顺利吗?
  天下第一帅:如果不是老妖婆,肯定会更顺利。
  (老妖婆?是谁?肯定不是我了,我这么年轻漂亮。)可怜的宋佳…
  寒江雪:哥哥好坏…哥哥还在捐助失学儿童吗?
  天下第一帅:是啊,谁让我这么善良呢。
  (这家伙有这么好心?)
  天下第一帅:哎,王旭打电话叫我,我先过去,回来再聊…
  宋佳摇摇头站起来往外走,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江流这个痞子太让人意外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对陈冬平道:“一会儿江流回来,让他到我办公室来。”
  江流摇头晃脑的回到办公室,心里觉得有些哭笑不得。陈冬平一把拉住他小
声的道:“哥儿们,你丫惨了,刚才宋总监过来找你。”
  江流心中一颤,忙问道:“她找我干嘛?”
  陈冬平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在你座位那坐了半天,让我告诉你,回来
去她办公室。”陈冬平幸灾乐祸的道。
  “靠!毁了!”江流顿时面无人色。
  陈冬平看了看四周,小声的问:“是不是你丫上黄色网站没关网页?”
  江流咽了口唾沫艰难的点了点头。
  陈冬平一脸同情的拍了拍江流的肩膀:“你完了,兄弟,节哀吧。”
  江流怀着悲壮的心情,无可奈何的向总监办公室走去。周围的同事己经开始
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江流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敲响了总监办公室的门。
  “请进。”宋佳清脆冰凉的声音传来,江流觉得自己的心里拔凉拔凉的。
  “宋总,您找我?”像做错了事的孩子,江流扫了眼宋佳的表情,低着小声
的说道。
  “嗯,出差的事情,王旭和你说了吧。”宋佳的声音响起,拉回了江流游移
天外的魂儿。
  “啊,是,我错了…不是,什么?”江流语无伦次的吃惊的看着宋佳,大脑
高速运转着,计算着。
  宋佳看着江流的瘪样,实在是忍不住好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江流的眼前
幻化出一片流光溢彩的画卷,背景音乐起…“桃花儿~~也~~耶耶~~含情~~~ 水~~~
含笑~~~~噢~~~ ”看着宋佳那破冰的笑脸,江流不由得痴了,真是个美人儿啊,
平时咋没看出来捏?
  好嫩的手儿啊…好漂亮的腿啊…好可爱的笑啊…好美丽的脸啊…好大的胸啊
…胸啊…胸!?江流突然觉得不对劲儿,有杀气!警惕的四周看了看,最后目光
落在了宋佳冒火的双眼上…
  “咯儿……”江流一口气儿没上来,好悬没憋过去,自己真是活腻歪了,居
然色眯眯的盯着老妖婆意淫…
  宋佳恶狠狠的盯着眼前这个混蛋,咬着银牙道:“江流,你在干什么?!耍
宝吗?给我滚出去!”
  一个黑呼呼的东西被宋佳扔过来,江流机灵的闪过,转身蹿出了总监办公室。
背后一片房倒屋塌的声音,夹杂着娇声怒喝。
  “奇怪了,老妖婆今天怎么了?不但会发怒,居然还会笑了?我还以为她只
有冷冰冰的一种表情呐!”江流不解的自言自语道。不过,老妖婆长得还真是不
赖,身材也够惹火,那腿,那胸,啧啧!这样的女人出去卖的话,一晚少说也得
几千,不对,最起码得上万,还不带打折的!
              第二集—陈蕾
  一溜烟儿的蹿出公司,坐在拉面馆的江流还是一脑子糨糊,不明白为什么宋
佳只是轻描淡写的问了问王旭安排的情况就放自己走了。难道是老妖婆觉得不好
意思开口?摇摇头,江流把这个猜测扔出脑子。不会是老妖婆也是色情网站的同
好吧?难道她看上我了?
  一边喝酒一边猛吃着拉面的江流差点没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呛死。算了,该吃
吃,该喝喝,要死鸟朝上,管他呢。江流实在是懒得在这些事情上浪费脑细胞。
像自己这样的天才,怎么能把宝贵的精神浪费在这些琐事上呢?江流如是说。
  拿出手机,迅速的拨了一个号码,不一会,里边传出一个悦耳的声音。
  “喂,江流啊?什么事儿?
  “没事儿,就想问问你吃完饭没有。”如果此时面前有镜子的话,江流就会
发现自己的表情要多虚伪就有多虚伪。
  “嗯,刚刚吃完在看电视,怎么了?”陈蕾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江流觉
得骨头有点发酥。
  “亲爱的,明天我要出差了,大概有一周吧,今天晚上来我家好不好?”江
流一脸猥亵的淫笑道。
  “哦?这样啊…好吧,一会在你家东边的家乐福门口见,不过晚上要送我回
家噢!”陈蕾的声音有些羞怯。
  “Noproblem!不见不散!”江流挂断了电话,扔下一张钞票后走
出拉面馆。
  江流是在一次同学生日会上认识陈蕾的,从长相上看,她最多也就是一颇具
姿色的小家碧玉,而且用江流的话说,就是有些“胸大无脑”,当然了,这话江
流是不敢在陈蕾面前说的。但这并不妨碍陈蕾是个疯疯傻傻的丫头这一事实,而
且还是特别没心没肺的那种。
  江流认为自己完全是因为一时失足,所以才中了陈蕾的套。但是某一天江流
一特铁的哥们儿严铮喝高了对江流很严肃的说:兄弟,陈蕾是个好姑娘,这年头,
这样的不多了。若不是你丫捷足先登,我是一定会追她的。
  如果这是别人说的,江流大概会不以为然,不过这可是情圣严铮说的。江流
隐隐的感到有些危机感,让情圣都动心的女人,能不是好女人吗?就这样,江流
趁热打铁的和陈蕾发生了不清不白的纯洁的男女关系。
  男人都是这样,即使是头猪,但只要有人抢,他也会拼命的跟着抢。当然了,
陈蕾不是猪,陈蕾是个小家碧玉式的美女,而且会做蕃茄炒蛋,会用电饭锅闷米
饭,会洗衣收拾屋子,会买东西杀价,会对江流一脸崇拜,会稍稍有一点吃醋,
会在江流吸烟时拿过来一个烟灰缸。综上所述,陈蕾这样的女孩真的不多了。
  江流站在家乐福商城的门口向十六级台阶下东张西望,脸上写着四个字:我
在等人。
  陈蕾来了,迈动着两条纤长的玉腿,靴跟磕在大理石的台阶面上发出清脆的
声音。雪白的羽绒服,红色的围巾,站在那里看着江流微笑,就像一朵纯洁的小
白花。
  两个人在超市买了些明天车上的吃的东西后,陈蕾挽着江流的手臂,俩人散
步一般向江流的家里走。从家乐福到江流居住的小区距离不足2000米,其间
的一段路因为城市规划正在进行施工,一排排拆得只剩下残垣断壁的破房子,像
经历过战火洗礼的斯大林格勒,复杂的地形很容易滋生色狼和劫匪。
  但是俩人很平静的穿过这段路,这不由得让江流很失望。没有色狼和劫匪,
陈蕾就没有危险,陈蕾没有危险,江流就不能英雄救美展示自己的男子汉气概,
不能展示男子汉气概,江流就不能把陈蕾骗上床。
  俩人好了有半年了,但是之前陈蕾显然还没做好献身江流的准备。于是江流
觉得很郁闷,就像被绑在柱子上,然后给他放精彩的A片。
  爬了五层楼,打开门进去,陈蕾的小脸红扑扑的,像是一朵诱人的小白花。
(噢,天呐,又是小白花…)屋子里的暖气开的很足,小小的一室一厅充满了温
馨的感觉,当然了,如果没有地上的垃圾和江流乱扔在沙发上的内裤与毛片包装
的话。
  江流手忙脚乱的将不雅观的物品收拾好,陈蕾己经脱下羽绒服,拿起扫把在
打扫了。清理完地面的垃圾,陈蕾又从卫生间拿出拖把拖地。一切OK,小屋不
说焕然一新也算是翻天覆地了。江流也收拾好了杂乱的物品,从冰箱里倒了杯果
汁递给陈蕾。
  “辛苦了,老婆同学。”江流一脸的感激加幸福。
  陈蕾接过杯子,浅浅的抿了一口。白了江流一眼,那叫一个风情万种。江流
觉得自己又酥了…
  终于忙完了,陈蕾坐在沙发上挑影碟,江流站在他的傍边,端着一杯牛奶有
一口没一口的抿着。愣愣的看着电视机里两个相声演员发呆。突然陈蕾猛的往起
一站,头顶在江流的小臂上,于是一大杯牛奶一点也没糟踏的从陈蕾的后颈灌了
进去!
  陈蕾惊的又蹦又跳的尖叫,江流手忙脚乱的拿了条毛巾却不知道该擦哪。
  半晌,陈蕾红着眼睛嘟着小嘴,眼泪不停的哗哗流着。“故意的,你就是故
意的,绝对是,气死我了!”说着,陈蕾狠狠的咬了江流一口。疼得江流甩着手
蹦着高的哭爹喊娘。
  哄了好半天,陈蕾总算原谅了江流,然后扯了扯江流的衣角道:“我要冲澡。”
两只纯真的眼睛看着江流,像只可怜兮兮的小狗。
  从衣柜中拿出一件江流的纯棉T恤,和一条运动短裤,穿着拖鞋的陈蕾辟哩
叭啦的走进浴室。江流坐在沙发上捧着被咬出了两排牙印的胳膊泪眼婆娑,太疼
了!还好刚才回来的路上没碰着劫匪,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半晌,陈蕾挽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走了出来,江流的T恤松松垮垮的罩在
她的身上,江流身高一米八三,体重七十五公斤,肩宽背厚。陈蕾身高一米六二,
体重只有五十一公斤,肥大的T恤穿在陈蕾身上,肩膀几乎到了手肘部,下摆掩
着大部分的大腿,就像没穿短裤一样。
  看着T恤下面陈蕾隐约显露出的诱人身体,江流不禁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扯列着的心型领口,春光若隐若现。江流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不知道她里
面是不是什么都没有穿?
  江流心中很激动,实在没法相信陈蕾会那么配合。
  “蕾蕾……”
  江流拥着那诱人的身体,嘴唇慢慢的向陈蕾娇艳的红唇凑上去,温柔动情的
亲吻着怀中的人儿,安抚着那怀春少女含羞献出的灼热樱唇。双手在陈蕾柔软的
玉背上,爱怜地抚慰着。
  热吻落在陈蕾粉嫩修长的颈上,清新的气息马上充斥着江流的鼻孔。两个人
缓缓的倒在沙发上,唇舌间又激烈的纠緾着。
  四片嘴唇乍分,陈蕾用迷离的双眼看着江流的眼睛,那闪亮的眸子里跳动着
一种叫深情的热烈的火焰,她慢慢的举起双手,用眼神鼓励着江流,挣去两人之
间的所有隔阂。江流笑了,是怜惜的笑容,是喜悦的笑容,是激动的笑容,是…
反正是个色狼就明白的笑容。
  扶着陈蕾的背部,让她的螓首枕在自己的臂弯,另一只手抄起她的腿弯,将
陈蕾横抱在怀中,迈着坚定不移的步伐向着卧室走去。陈蕾羞怯的闭上了水汪汪
的眼睛,耳朵贴在爱人的胸口,感受了那胸腔中传来的急促有力的心跳。{ 啊…
…啥也别说了,该咋咋地吧。(读者一号如此吟道)}
  把那恼人又可笑的T恤脱下,陈蕾迅速的拉过被子盖在身上,扑闪着一对大
眼睛,像一朵洁白的小花一样看着江流,天真中带着羞层的渴望。关上大灯,江
流手颤腿软的扒光了自己,闪身哧溜一下钻进了被窝儿里。
  扭开床头的小夜灯,掀开被子,在微弱的灯光下,陈蕾小巧的粉红蓓蕾骄傲
的随着呼吸颤抖她有些害羞的闭起双眼轻声的央求道:“把灯关了,好吗?”
  此时别说是关灯了,就是陈蕾让拆房江流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灯光灭了,
柔美的曲线消失在黑暗中,路灯像是一个淫贼的眼睛,拼命的想把光线透过窗帘
探进来。昏暗中,却只能看到被子下的一个暧昧含蓄的轮廓。
  一个温润滑腻如软玉般的躯体投入江流的怀中,江流感觉胸口有一团火一直
向浑身蔓延开去下,脑子烧的有些发晕,身底下是涨硬的麻木。突起的蓓蕾在胸
前颤栗磨擦着,被一只凉润温柔的小手扶摸着。
  享受着陈蕾那热情生涩的挑逗,一只手贪婪的在那女孩光润的裸背上爱抚着。
滑过纤细的腰肢,抚弄着浑圆翘挺的雪臀,陈蕾一条光滑的大腿缠着江流健壮的
腰,调皮的脚丫在江流的大腿上划动着。
  一只手滑过平坦的小腹,停留在了期待己久的桃源“蕾蕾…”江流忍不住开
声道。
  “嗯?”陈蕾羞不可抑的仰起头,黑暗中是一对闪烁迷离的眼睛。
  “你湿了…”
  陈蕾的粉拳如雨点一样落在江流的胸着:“不许说!混蛋江流!噢……嘶…
…”
  一只猥亵的手指划过从林,一个指节艰难的挤进潺潺溪谷。一股温热的感觉
在指间流动,陈蕾轻轻的抬起头附在江流的耳边羞怯的道:“老公,温柔点儿,
给蕾蕾开苞吧…”
  江流虽然己不是个雏了,但乍闻此言却仍差一点儿一泄如注。一个良家女子
的口中说出了荡妇的语言,这样的女人,对男人实在是一种莫大的刺激。江流真
不知道陈蕾是从哪学来的这些露骨激情的可人话儿。
  管不了太多了,江流翻起身跪坐在陈蕾两条玉腿间,扶着活灵活现的小弟弟,
探头探脑的在门口划动着,手指迫开了紧封的洞口,向前微微挺动腰身,沾满了
春水儿的作案凶器陷入了一片紧窄的火热。
  “哎呀……老公,疼!”陈蕾委屈的轻推着江流的胸膛娇吟道。江流感觉手
背一湿,原来陈蕾己然痛得滴下眼泪来,江流连忙停下来,软语安抚不敢妄动。
  “慢一点儿好吗?”陈蕾央求道。
  江流只好像修理钟表的老匠师一样,缓缓的,慢慢的向前推进,陈蕾的紧窄
颤栗着,挤压着,途中好几次江流差点没泄出来。单是陈蕾那诱人的喘息呻吟声,
就够要人老命的了。
  本着一怕疼,二怕射,排除万难,不怕牺牲的精神,江流缓慢而坚定的兵临
城下,最后一道薄弱的防线挡住了侵略者的去路。
  “蕾蕾,我要来了,可能会有些疼,不过一下就好了。”江流温柔的吻着陈
蕾的唇,小声的呢喃道。陈蕾坚定又羞涩的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
  深吸了一口气,江流的腰猛的向下一沉,21年防守贞操的壁垒被江流攻破
了,结束了它的光荣的使命。撕裂的痛楚袭来,陈蕾抽搐一般紧紧的抱住江流,
指甲划破了江流后背的肌肤。男人紧紧拥抱着身下的女人,感受着仿佛全身被包
容起来快感,温暖的,仿佛两个齿轮一般密合的结合,紧紧的咬合在一起,没有
一丝缝隙。
  两个人都是在汗淋漓,颤栗着紧紧相拥。江流暗暗的咬着牙“好紧,好热,
好他妈的痛…”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拥有了我的全部,而我也将自己最纯洁的血奉献
给你…”陈蕾呢喃着吻着江流布满汗水的额头,一脸的神圣,仿佛祭祀的圣女。
(作者玄幻小说中毒)
  江流是神吗?不知道,毕竟谁也没见过神长得什么操行。就像杜汶泽在《头
文字D》中说的,神只不过做了其他人做不了的事情,所以他就成了神。此时的
江流,就己经做了别人做不了的事情,攻开了陈蕾原装的处女膜,江流敢肯定,
这肯定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
  江浪是神,是陈蕾的神。得意洋洋感动万分的江流,缓慢而坚定的动作起来。
  痛苦的呻吟,慢慢的混和了愉悦的呢喃,江流跃马挥戈,不可一世的享受着
那种开天辟地的快感。
  窗外的路灯,像个淫棍,充满了猥亵好色的目光努力穿过窗帘,洒在两具年
轻激情的肉体上。
  一阵不受控制的脉动,江流的小弟弟跳跃着欢欣鼓舞着,仿佛在黑暗中苦苦
等待迎接黎明的行者,仿佛己经酝酿己久的舞者,开始要奔放起来。
  江流想抽离,但陈蕾的四肢却紧紧的缠上来:“给我……”
  终于,江流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躯体,在陈蕾的体内爆发了,脑海中一片金
光闪过,仿佛什么东西一下崩碎,片片的碎片掠过神经和肌肉,泛起一阵颤栗。
伴着陈蕾一声悠长的吟哦,她四肢缠绕着江流的健壮的身躯更加的用力,收紧,
一阵带雨的春潮在体内急急的爆发了,冲击在江流最敏感的部位,两人的身体泛
起了一阵阵的涟漪……
  附言:他站在我的面前,陶醉的高呼:啊!我是多么的淫荡!
  妈了个逼的!我一个耳光抽过去,他顿时哑火儿了。孙子,别跟鬼爷这显摆
你那两根半没发育好的阴毛儿!不然你会很受伤!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201942l1.xyz』 -- 『www.201942l1.xyz』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